遥忆当年侠客梦
2018-11-02 10:03:05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606

李新勇


金庸先生去世那天,单位正组织召开月度例会。会前,我用举手表决的方式做了个调查。我请看过金庸小说的人举手,除了25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余全都举手。又问读了他的小说,打算行侠四方并嚯嚯哈哈练过的举手,一半以上的人都举手,居然有六七个30多岁的资深少妇。25岁以下的年轻人仍然没有举手,我问他们读初中和高中那会儿读什么,回答说“日本动漫”“网游”。

会前本该安静的几分钟,被金庸的去世和我这两个问题,引出了短暂的热气腾腾的活跃气氛。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图书,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我至今仍然觉得自己少年时期的梦想,是伟大光荣正确的。那时的梦,既简单又复杂,就是做一个行侠仗义、仗剑天涯的侠客。

点燃我侠客梦的,是李连杰饰演觉远和尚的《少林寺》。这部电影,我们看过岂止十遍。

当时正读小学,从前课本上好端端的字,念不进去了,脑子整天是觉远的一招一式,上课老走神,被老师从座位上拧来站起来,都忘了该如何称呼老师了,一脸惶恐和歉意地对老师说:“师傅,我错了!”把老师气得跟同学们一起笑起来。

为彻底明心见志,不少同学还剃了光头。老师见了,生气地一巴掌拍过去,嘴里喊:“你以为剃个光头就是武林高手啦,来,吃我一招‘泰山压顶’!”瞅瞅,侠客梦已做到老师身上了。

一帮男孩子整天嚯嚯哈哈瞎练,拼命模仿觉远的招数。我们还不懂电影剪接艺术,总觉得觉远的招数不连贯,照搬他的招式,只配挨打。为少挨打,基本招式是觉远的,更多的招式是我们自己想出来的。实践证明,经过创造和改良还是不行,稍不留神还是要挨打,我们特别需要一位武术师傅,要是不得,退而求其次,有武术招式图解书也行。可惜在那时候僻远的安宁河谷,供销社里的图书专柜,只有几本《果树嫁接》《母猪饲养》之类的书籍。

带着遗憾和梦想,我进了中学,住校,下午第三节课到晚自习之间,有三个多小时的课余时间。那真是黄金般的时光,可用来打球、吹牛、读书。我们一帮男生则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三五成伙练习拳脚。一天下午练鲤鱼打挺,一颗小石子支在我后脑勺上,把我送进脑震荡的大门,此后大半年光阴,我不敢跑,不敢跳,连说话都轻声轻气,以免扯痛了后脑勺。

拳脚练不了了,侠客的梦还在。正当此时,金庸、梁羽生和古龙的武侠小说,排山倒海般涌进校园。当同学们还在热衷于“校园舞林争霸”的时候,我安安静静地坐在教室里读武侠小说。长久需要课本以外的文字来滋润的心,一下子得到满足;多年梦寐以求的武林秘籍,伴随着精彩的武侠故事,出现在字里行间。相对于觉远有限的招数,小说中的功夫,都有名有姓,威力也描述得清清楚楚,甚至有的还具有可操作性,比如自宫之类,只是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准备好足够的勇气下手。

古龙的小说写得像诗,梁羽生的小说通俗易懂,但功力太猛,动不动就撂倒一片,相较而言,金庸的小说更耐读,该紧张的时候,紧张得你喘不过气来,该舒缓的时候,舒缓得你想躺倒在干草上打滚;细节描写是那样逼真有味。随着金大侠的文笔,我知道华山泰山,知道了洞庭湖和岳阳楼。

第一部《射雕英雄传》读罢,梦想自己有一对神雕,如果没有神雕,生活在蒙古草原也行,要是蒙古草原也去不了,某一天早晨,有一个叫蓉儿的姑娘来刮自己的鼻子喊起床,也未尝不可。班上但凡有叫什么蓉的,要是长得漂亮,都成了男生心目中的“蓉儿”。

紧接着读《天龙八部》,我就有点挑剔了,感觉什么都好,就是两个地方不满意,一处是阿朱身受重伤,一处是阿朱挂掉那两节,觉得不过瘾。多年以后才知道,金大侠在写这部小说期间,两度出差。当时没有电脑更没有邮箱,《明报》开着天窗等连载,金大侠只好请倪匡代写几天。结果第一次外出,倪匡将阿朱写得身受重伤,金庸回来后一看,傻眼了,愣了半天,好不容易用文字和情节把阿朱救活过来。谁知道是不是金大侠身边,就数倪匡文笔最好,第二次出差,金大侠又让倪匡代写几天,出差回来一看,乖乖咙个咚,倪匡把阿朱给杀了。金大侠叹一口气:我原本还给阿朱安排了好几个戏份呢!

晚自习之前那三个多小时的课余时间哪够我读小说呢,晚自习成了我的武侠小说阅读课,读到要紧处,连白天老师在上面讲课,我也在桌肚里看小说。那时候的金庸小说,都有16开本大小,而我们的课本只有32开,稍不留神,就会被老师发现,继而被收缴。我却一次没有被收缴过,我坚持一个原则,我只在通过预习解决所有问题的课堂上读小说。我能保证成绩不落下,低头看小说,老师还以为我在沉思呢。

现在回想起来,改变我命运的,当是《笑傲江湖》。那一天,读完这部小说,我闷闷地坐在操场上的干草上,静静地目送一轮太阳落下西边的山梁。心头闷闷的,说不出的复杂和感动,我发现自己也许能够成为一名作家。这部书的好处,不在跌宕起伏的故事和斑斓迷离的武功上,而在于这部小说作者写的那些人物,左冷禅、任我行、岳不群、东方不败……多少所谓的正人君子,都以正义之名,行罪大恶极之事;而被武林各派挤兑的令狐冲,却忠肝义胆,侠骨柔肠,自由不拘,豪迈潇洒,功成名就之后,选择退隐江湖。小说写出了世道人心。我朦胧地领悟到,所谓小说的文学性,就在于故事结束之后,那一点供读者咂摸品味的韵味。

这部书,我读大学的时候,从图书馆借来读过。当时有人笑我,中文系学生也好意思读这个。我说,当今之世,读什么不是读?参加工作多年后,自己买了一套,四卷本,广州出版社出的,在有了一定人生积淀和更多历史知识之后,再一次阅读,领悟更加深刻。

侠客没有做成,倒是成了一个作家,也算正打歪着。金大侠离世第二天,我发了一条微信:大师走了,作品还在,大师便还活着,他的教堂,在读者心上。

凤凰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