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意”的本字
2018-11-02 10:03:05 来源:启东日报数字报 阅读数:335

徐乃为

方言中常常保留一些古词语,包括我们这块短暂得才从黄海里围垦出来的一隅之地启东。但是人们是不怎么觉得的。此前的文章中,笔者已经介绍了一些很文气的古词语仍广泛地使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只是有的语音稍有变化,语义稍有转移,使用范围有所增减,但其中的对应渊源关系还是铁定无疑的。

今天我们说另一个词,在《海门方言志》里,记如“写(xia)意”,释义是:舒畅,舒服。举例是:伊屋里样样有,真写意。显然,“写”字不表示“舒畅、舒服”的意思,因此是记音字。本字当有另字。

先比较一个近义词,启海方言中还有一个近义词“适意”,《海门方言志》中释义为“舒服,舒适”,若直接用这个词的语素作解释,就是“舒适称意”。因此,“适意”的字形词义均保留下来,这些词就毋须查考本字。

“写意”的本字,是一个特别“文气”的字,就是“惬意”。“惬意”这一词“文气”,甚至有点“小资”,似乎只有年轻文化人的浪漫而称心如意的生活才用得上“惬意”这个词,而实际上,我们“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祖先却一直用这个词。

方言“写”的拼音是“xiǎ”,而“惬”的拼音是“qiè”,相差甚多,但是,两者之间分明有“血缘联系”,有演化的规律。

“惬”字是形声字,匧字是声旁。“匧”,也是形声字,“夹”字是声旁。现在我们考察以“夹”字为声旁的那些字的读音。

1.读如“jia”的,有夹、颊、挟、浹、?。

2.读如“xia”的,有挟、侠、峡、陿、狭;——这就同“写意”的“写”的读音了。

3.读如“qia”的,有殎。

4.读如“qie”的,有匧、箧、惬。

而韵母“ie”与“ia”在本方言经常相通相混的,如:普通话中读如“xie”的“写、谢、邪、斜”,在启动方言中读如“xia”。再如,普通话“ye”的“也”、“夜”、“野”,在本方言直接是“ya”

而声母“x”与“q”之间的相通互混更是常见。就姓氏而言,普通话的声母都是“q”的钱、齐、秦,在启东方言中都读为“x”,因此,“惬(qie)意”读如“写意”是完全说得通的,甚至是必然的。不过,“惬意”的使用范围,启东方言是扩大了;现在的普通话语境中,是缩小了。

凤凰棋牌